幼儿园课程70年创新求变多元发展

摘 要

幼儿园课程建设与改革的发展历程表明,生活化、游戏化和整体性在幼儿园课程中的远离或趋近,一直是70年来幼儿园...

  幼儿园课程建设与改革的发展历程表明,生活化、游戏化和整体性在幼儿园课程中的远离或趋近,一直是70年来幼儿园课程研究的重要内容,尤其是近30年来的核心主题。

\

“割稻子喽!”浙江省义乌市大陈镇中心幼儿园大班幼儿和教师、家长一起到劳动实践基地割稻子。骆桦 朱雄丽 供图

\

云南省会泽县第二幼儿园组织中班幼儿到小乌龙果园开展“拥抱自然·体验收获”认识秋天社会实践活动。马金友 李峻 供图

\

每天的大课间活动时间,甘肃省张掖市临泽县倪家营镇汪家墩教学点的幼儿都会准时来玩欢乐风火轮游戏。本报记者 尹晓军 通讯员 刘自新 供图

  幼儿园课程建设与改革的发展历程表明,生活化、游戏化和整体性在幼儿园课程中的远离或趋近,一直是70年来幼儿园课程研究的重要内容,尤其是近30年来的核心主题。系统性的综合课程、横向联系的领域课程,以及介于两者的中间形态,是当今幼儿园课程努力的方向。幼儿园课程结构的完善、课程各部分整体性和联系性的增强,应成为课程政策与课程改革的重点。

  幼儿园课程是学前教育事业改革和发展中极其重要的内容。新中国成立70年来,我国幼儿园课程经历了从简单模仿到规范创新的发展历程,逐步勾勒出创新多元的新局面。幼儿园课程每次的变革都带有深深的时代烙印,课程实践模式不断涌现,课程理念不断孕育更新。

  幼儿园课程概念经历了从消失到复归的演变

  我国幼儿园教育的历史已有百余年,幼儿园课程实践自始至终都是绕不开的议题。但在我国学前教育政策文件、学术和实践领域,对幼儿园课程概念的运用情况不尽相同。幼儿园课程概念在消失和复归中,内涵也得到了充实和丰富。

  国民政府教育部于1936年修正的《幼稚园课程标准》中出现了幼儿园课程一词,这是我国学前教育政策文件中唯一提及幼儿园课程的文件。在此之前,往往使用条目、课目等指称课程。新中国成立以来,国家政策文件很少使用幼儿园课程一词,而各级地方政府出台的政策文件却时常采用这一术语。在学术和实践领域,从20世纪20年代开始,幼儿园课程一词频繁出现成为重要词语。薛中泰在1920年《中华教育界》第十卷第五期介绍南京高等师范附属小学幼儿园的文章中明确使用了“课程”和“幼儿园课程”的概念,并将课程与儿童的动作和经验联系起来。陈鹤琴、张雪门等对幼儿园课程研究和实践具有重要贡献的教育家,也都曾在出版的专著、论文中专章论述幼儿园课程。

  20世纪50年代,广泛学习苏联学前教育模式,苏联教学话语占据主流,课程一词在政策文件、学术界和实践领域均消失了。1952年颁布的《幼儿园暂行规程草案》指出,幼儿园教养活动项目包括体育、语言、认识环境、图画手工、音乐、计算等。幼儿园课程被看作是各门科目的教学及进程安排,强调系统知识的授受。20世纪80年代,随着改革开放以及幼儿园课程改革的深入,幼儿园课程一词重新回归学术界和实践领域。1982年南京师范大学赵寄石和唐淑两位教授在《挖掘幼儿智力潜力促进幼儿智力发展》一文中重提“课程”。幼儿园课程这个术语的复归,表现出幼儿园教育改革开放的多元化,展现了学前教育的生机与活力。

  复归后的幼儿园课程在内涵上依然囿于学科界定的范围,但新的内涵也在孕育生成,由强调单一科目转向强调整体结构,开始关注各科目之间的相互关系。20世纪80年代末,以学科界定幼儿园课程的局限性逐渐暴露,幼教人员开始由学科视野转向活动视野,如认为幼儿园课程“广义是指为实现幼儿园教育目标而组织安排的全部教育活动,或指规定的全部教学科目及其目的、内容、范围和进程的总和”。这种界定虽未完全摆脱课程即科目的观念,但却扩大和丰富了幼儿园课程的内涵。20世纪90年代以来,对幼儿园课程的理解更是呈现出多样化,幼儿园课程的“经验说”“活动说”“经验—活动说”开始逐渐取代“科目说”而占据主导地位。学前教育领域对幼儿园课程实质的认识,经历了从“学科”到“经验”,从重视“教育者”到重视“学习者”的转变。幼儿园课程的内涵也实现了从分科到综合、从结果到过程、从静态到动态等的变化过程。

  幼儿园课程改革逐渐从模仿借鉴走向规范创新



    A+
发布日期:2019-10-21 07:21:47 所属分类: 国内新闻

上一篇:第二十届中国国际教育年会全体大会召开 —— 推动中国教育对外开放 擘画国际教育发展蓝图


下一篇:办好中国特色高水平大学的基本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