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来越多美国大学多语言授课

摘 要

大学生们用西班牙语讨论实验室工作,用中文谈论哲学,或者用意大利语聊歌剧……会是怎样一番情景?在课程中大大...

  大学生们用西班牙语讨论实验室工作,用中文谈论哲学,或者用意大利语聊歌剧……会是怎样一番情景?在课程中大大增加第二语言的比重,正成为美国大学校园里的新风向。

  大学生们用西班牙语讨论实验室工作,用中文谈论哲学,或者用意大利语聊歌剧……会是怎样一番情景?在课程中大大增加第二语言的比重,正成为美国大学校园里的新风向。

  在课堂上说外语成为潮流

  每周二晚,研究玉米育种的康奈尔大学研究生达尼洛·莫雷塔,都会穿着牛仔裤和黑色带扣衬衫候在教室门口,和陆续走来的本科生用西班牙语打招呼:“你好,快坐下吧!”

  身为助教,莫雷塔用西班牙语向学分子诊断学的本科生们讲授专业知识。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学生们明年1月将赴西语国家智利进行实地考察,在葡萄园里采集叶子样本以检测病毒。

  莫雷塔在哥伦比亚长大,学唱英美流行歌曲一度是他学英语的主要途径。现在,被准许用母语西班牙语授课,让他感觉得心应手。

  美国hechingerreport网站近日载文称,在包括康奈尔大学在内的20余所美国高校里,像莫雷塔这样能同时用英语和第二语言授课的人越来越多。校方逐渐形成一种共识:语言学习不应该只存在于特定的语言课程里。为什么不用印尼语讨论东南亚政治?或者用意大利语谈歌剧?抑或是用法语或葡萄牙语探讨有关足球的话题?

  部分增加用第二语言授课的内容,还能让学生在不额外耗费课时的情况下掌握第二门语言技能。杜克大学的文化和语言课程主管黛博拉·雷辛格表示,这种做法不算新点子,但确实迎来了某种复苏。目前,杜克大学每年都会提供8到10门这样的课程,课程中的第二语言从阿拉伯语到印地语,从葡萄牙语到斯瓦希里语,不一而足。

  “大多数孩子不想成为语言学家,也不想拿语言博士学位,但他们确实想学一门外语。”雷辛格说。

  传统语言课程为何不受追捧

  家长们无不乐见孩子掌握多种语言,希望孩子在课堂上有机会被外语包围。在美国,一所学校是否能称得上优秀,很重要的指标之一,就是该校能提供多少门第二语言课程。统计数据表明,从2008年到2018年,参加美国大学理事会组织的汉语、法语、德语、意大利语、日语或西班牙语预修课程考试的学生人数增加了68%。

  与此同时,一个令人疑惑的现象出现了:各大学开设的语言课程,选课人数持续下降。美国现代语言协会出具的一份报告称,2013年至2016年间,大学语言课程的选课率下降了9.2%,开设的课程数量下降了5.3%。

  这让部分语言学专家十分费解。在他们看来,参加语言课程学习的必要性无需赘述。威斯康星大学语言研究所所长迪安娜·墨菲说:“我无法想象一名追求拥有‘全球竞争力’的学子把语言学习排除在外。”

  面对不断下降的选课率,墨菲打算在开学时深入了解学生们对语言学习的态度。她想知道“学生们在多大程度上把语言学习与未来的职业联系起来”。“最近的几项调查显示,雇主需要通晓多种语言的工人;跨党派移民政策智库‘新美国经济’的一项研究发现,从2010年到2015年,注明招聘双语员工的招聘广告数量翻了一番。”

  事实上,在许多学生看来,不选修学校的语言课程并不能和不学第二语言画等号。常规的语言课程往往被认为是“死记硬背、只注重语法和单词”的课程。

  美国外语教学委员会执行主任豪伊·伯曼认为,学生对语言课程不感兴趣的另一个原因在于,这些课程往往将重点放在阅读文学作品上,而学生们需要更切合生活和工作实际的语言技能。

  一些致力于语言教学改革的专家感叹,STEM(科学、技术、工程、数学)课程以“教授真实世界的技能”著称,语言课程却不是。“它被视为某种附加物,没有被置于教育的核心位置。”美国全国语言联合委员会、美国全国语言与国际研究委员会主席阿曼达·施华德说。

  在施华德看来,语言技能与其他技能的增长是相辅相成的。科学家已经证实,语言学习和其他能力,比如更灵活的思维、更强的同理心、更不易患阿尔茨海默病等存在某种联系。

  此外,随着学术研究的全球化,学者和学生愈发需要掌握跨文化交流的能力。专攻分子诊断学的康奈尔大学教授杰里米·汤普森是该校最早要求学生们在课堂上掌握西班牙语的教师之一。他表示,如果学生要与智利的实验室技术人员一起工作,就不能仅仅关注科学本身,因为“你显然要和当地的社区、同行进行互动”。



    A+
发布日期:2019-12-11 04:40:09 所属分类: 留学资讯

上一篇:汉语正走进非洲 —— 为中非世代友好持续培养新生力量


下一篇:日本教育改革迎来“激变” —— 2020年,日本教育有多项新举措、新变化落地